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补壹刀:今天这出并非闹剧,值得警惕

2022-08-25 00:41:19 11174

摘要:来源:补壹刀执笔/刀剑笑&叨叨姐美方观察到的UFO事件连年激增,它们是外星飞碟吗? 当地时间17日,美国国会举行50多年来的首场UFO公开听证。这场听证会没能为“频繁出现”在美国军事管控区域的“不明空中现象”提供多少解释,却再次成功地把其与...

来源:补壹刀

执笔/刀剑笑&叨叨姐

美方观察到的UFO事件连年激增,它们是外星飞碟吗?

当地时间17日,美国国会举行50多年来的首场UFO公开听证。这场听证会没能为“频繁出现”在美国军事管控区域的“不明空中现象”提供多少解释,却再次成功地把其与“敌对国家”联系起来。

这些UFO是中国的无人机或俄罗斯的某种先进飞行器吗?

尽管目前为止仍未发现任何证据,但美国国防情报部门还是将这种“假设”纳入了考量。一些政客也不断催促,加大对这些“不明空中现象”的调查力度,识别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这套伎俩,我们其实之前早已见过。

1

美东时间17日晚,国会大厦。美国防部情报和安全事务副部长穆特里、海军部情报局副局长斯科特·布雷,出现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一场听证会上,就“神秘的UFO事件”接受议员们提问。

这是美国国会50多年来首次就UFO举行公开听证。

布雷介绍,美方观察到的“不明空中现象”数量猛增。

他说,本世纪初以来,美国军方管制区和其他指定空域出现的未经授权或不明飞行物数量,“有增无减”。美国政府去年6月份报告说,2004年以来共观察到144起“不明空中现象”。但现在,这个数字已增加到400件。

数量增长为什么这么快?布雷解释,一是因为美军致力于消弭因报告这类事件而遭遇的嘲笑或“羞辱”,二是科技进步。

其实还有一点,就是去年11月,美国防部新成立了一个与此相关的专门任务小组。

这个“空中目标识别和管理同步小组”,隶属国防部情报和安全副部长办公室,专门负责协调各相关部门工作,以探测、识别和认定出现在美国特殊用途空域的目标。

这些UFO或“不明空中现象”与外星人有什么关系?

对于这个美国议员们也都好奇的问题,两名国防情报官员用词较为谨慎。

布雷在听证会现场播放了两起“不明空中现象”的视频和图像。尽管很多类似现象目前仍然无从解释,但他表示,目前既没从中发现什么物质,也没探测到辐射,“能够证明它们源自地球之外”。

不过,这位美国海军情报高官并没把话说死,强调国防和情报专家并未排除这种可能。美国防部副部长穆特里也称,美方研究人员正在寻找外星生命,以“了解可能存在的事物”。

2

当然,美国国会议员们时隔半个多世纪再次大张旗鼓地公开讨论UFO事件,他们最关心的,还是所谓“国家安全”问题。

事实上,美国防部去年11月成立专门任务小组,目的就是将“不明空中现象”调查系统化,以评估并降低类似事件“对美飞行员飞行安全、甚至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17日听证会上,在场议员也都表达了类似关切。

召开听证会小组的主席、民主党众议员安德烈·卡尔森一开始就警告:不明空中现象是潜在国家安全威胁。阿肯色州共和党众议员里克·克劳福则称,无法识别这种潜在威胁,“可等同于一种情报失败”。

这“不是关于寻找外星飞船的事”,他补充道。

那这种所谓的“潜在安全威胁”是指啥呢?

包括克劳福德在内的一些美国政客和媒体,早已经把目光投向“美国某个对手国家”,并且一直敦促美国国防部和情报界针对这个方向“加大工作”。

这次,美国海军部情报局副局长布雷在听证会上再次“澄清”,说目前并未发现任何对手国家具备了这些“不明空中现象”中呈现出来的先进飞行技术。

但这样的解释显然无法让那些议员满意。

紧接着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公开听证,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又就相同议题举行闭门的机密简报会,更聚焦于其中涉及的“国家安全问题”。

安德烈·卡尔森称,这场闭门会非常必要,因为“我们的敌人将会密切跟听和了解军方介绍的内容。而我们不想让它们获取超过美国的优势。”

3

细细捋捋,就可发现一个很微妙的现象,那就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UFO出现在美国官方的频率日渐增多。

最早是2020年4月27日,五角大楼公布了三段UFO视频。

这些视频由美国海军人员通过红外摄像机拍摄于2004年到2015年之间,后来曾被一民间UFO研究组织曝光。

那时,特朗普刚刚因为“注射消毒剂”的戏言被国内“雪崩似的负面报道”包围。

1个月后,美国海军安全中心公开了8份关于美国海军飞机与“不明飞行物”(UFO)遭遇的“危险报告”。

在详细介绍美国海军飞行员在东海岸以外区域与不明飞行物发生的奇异遭遇之后,这8份报告推测,其中不少“不明飞行物”可能是无人机。

其实,这时候美国军方对这类现象的描述还算相对谨慎。从美海军相关的公开报告来看,还没有扯上“国家安全”的大帽子。

到了2020年8月,情况开始起变化。

五角大楼8月14日宣布,将成立一个专门研究不明飞行物的特别工作组(UAPTF)。

明面上的目的是“增强对不明空中现象的性质及起源的了解和洞察”;实际上,一些美国舆论认为,军方的这次出手,是基于对中国利用无人机或者其他空中手段进行间谍活动的担心。

这种毫无理由就攀扯“国家安全”的做法,在2021年6月25日美国军方公布的一份UFO相关报告中表现得更为明显。

这份报告由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与成立刚1年的海军特遣部队联合编写。

报告很短,只有9页,但它评估了从2004年11月到2021年3月的144起“不明空中现象”。这些现象全部来自政府多个部门的观测报告,其中以军方为主。

这些“不明空中现象”中,只有一起被证实是一个正在漏气的巨大气球,其他143起的潜在原因被归结为五大类:空中(飞行中)杂物、大气自然现象、类鸟或气象气球、工业开发项目、外国对手的系统等。

虽然有匿名官员坦承,没有证据证明“不明空中现象”属于外国情报收集项目的一部分,或者是美国潜在对手的重大科技进步;但是,这并不妨碍报告将来自“外国对手”的威胁算作一大“猜想”。

后来,美方干脆把这种猜测摆上台面。

去年11月,“空中目标识别和管理同步小组”成立,最终目的也不遮不掩,就是为了在军事和情报领域保持优势。保持对谁的优势,不言而喻,是它眼中的潜在对手。

4

“奇怪的是,每当美国有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出现时,UFO就备受关注。上一次UFO目击事件的高峰是在冷战期间,现在UFO又回来了。”

网友的这句话道破了美国官方炒作UFO事件的“真相”。

美国科学史学家凯特·多尔西的分析也印证了这一点。她去年在《外交政策》刊文指出,UFO本质上是冷战时期双方相互猜疑环境下的产物。这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冷战前10年出现了近4000条关于UFO的不同报道,而苏联解体后,媒体关于UFO的报道大大减少。

多尔西通过对比发现,2021年美方关于UFO的叙述和1947年都很是巧合地指向了“国家安全”。

1947年6月,UFO现象第一次被记载。一名美国机师自称看到了9 架不明飞行物在喀斯喀特山附近徘徊。

那一年,叠加了三大标志性事件。

1947年春天,美苏正式闹掰。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在3月发布了被称为杜鲁门主义的内容,概述了对付苏联和共产主义的基本外交政策。

同年夏天,美国空军成立。

一个很老套却很管用的逻辑就是,脱胎于陆军航空队的空军,作为一支新成立的独立军种,需要大量研究预算,以确保自身在空中进攻与防御能力方面的全球领先地位。UFO的噱头,正好拿来用用。

最后是受到二战军事技术发展的刺激。

看到德军发明的弹道导弹V2能够袭击伦敦、美军研发的原子弹可以夷平广岛长崎,不少人不免合理怀疑,那些不明来历的UFO,可能是“对手”研制的新型轰炸机。

于是,此后 20 年间,空军展开一系列围绕UFO的调查计划,以确定是否有潜在军事威胁。

后来随着冷战的结束,关于UFO的官方热度有了明显降低。如今的死灰复燃,不过又是华盛顿遇到点问题就甩锅的老套伎俩。

抗疫失利、经济困难,它急需点什么新话题转移民众视线。军方也乐意借此获得更多军事投入。一拍即合之下,就有了现在借UFO攀扯中国的闹剧。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