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宁德的时代

2022-09-08 21:34:31 499

摘要:· 这是第4449篇原创首发文章字数 3k+ ·· 睿愚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1999年,曾毓群、梁少康、陈棠华等人募集了250万美元,在香港创办了锂离子电池生产企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

· 这是第4449篇原创首发文章字数 3k+ ·

· 睿愚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1999年,曾毓群、梁少康、陈棠华等人募集了250万美元,在香港创办了锂离子电池生产企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

2004年,ATL进入苹果iPod供应链,逐渐成为当时中国最赚钱的电池公司。

2007年,ATL董事会决定“二次创业”,建设新能源产业集群,将生产与研发基地由东莞拓展到外地。

一时间,贵州、山东、江苏甚至浙江杭州纷纷抛出橄榄枝,争抢这个“香饽饽”,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ATL最终选择了GDP仅仅470亿元、被外界称为东南沿海“黄金断裂带”的福建宁德。

其时,宁德刚刚建市7年,经济处于全省末位,本就有限的经济总量中,第二产业占比仅有38.1%。

4年后,宁德时代开业投产。又6年,2017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第一,迎来了企业的风云时代。成人达己,宁德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也迎来了自己的嬗变时代。

2021年,宁德GDP首次突破3000亿大关,在省内连超3座城市,从第8跃至第5,在全国更以攀升12名的速度跑步进入全国城市GDP百强榜,位居97位,是百强城市中名次进步最多的城市,进步的幅度甚至超过了“家里有矿”的榆林、鄂尔多斯、包头等资源型城市,一跃成为2021年城市竞争的最大黑马。

岂止2021年?在过去的三年里,宁德的经济增速蝉联福建第一,GDP从1942.8亿元迅速增长到3151.08亿元,增幅高达62.19%。同期,福建省GDP增长36.33%,全国GDP增长24.41%。

与宁德今日耀眼靓丽的“发家史”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其过去积贫积弱的“苦难史”。

宁德不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相反,建市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宁德工业基础薄弱、经济发展落后,环顾四周,宁德北接温州、南接福州,在两个经济大市“包围”下,宁德成了被虹吸的“灯下黑”区域,被外界调侃为东南沿海的“黄金断裂带”。2016年是福建开启脱贫攻坚战的第一年,那一年宁德的9个县级行政区,有6个“入选”了省级贫困县。

底子薄、基础差,没有特殊的政策加持,家里也没有矿,穷小子的“翻身仗”怎么打?

从经济增长的细分数据来看,2021年宁德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增长32.5%,两年平均增长19.3%,增幅连续四年位居全省首位。其中,锂电新能源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2.1%,对全市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贡献高达93.7%。

显然,宁德的时代,与宁德时代密不可分。

当然,宁德时代这个“香饽饽”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据《南方周末》报道,早在2000年,决心发展工业的宁德开始向外寻找“投资人”,并将曾毓群纳入招引名单当中。自2004年起,宁德当地官员展开持续3年的邀约和拜访,最终打动了有乡土情结的曾毓群。

曾毓群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是家乡领导的诚意、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软环境的创设,最终打动了公司的高层。”

尝到甜头的宁德再接再厉,2008年,温州青拓集团被引入宁德福安。2021年,青拓集团销售产值1566亿元,税收近40亿元,位列福建省民营企业100强第2位、制造业50强第1位。在全球新出厂的所有不锈钢粗钢中,10%的产能就来自青拓集团。

龙头企业,除了宁德时代、青拓集团,宁德又先后引入了中铜东南铜业和上汽集团。

2015年12月,占地面积1300余亩、计划总投资50亿元,拥有全国规模、产能最大的阴极铜生产线的东南铜业落户宁德。

2019年9月,占地6879亩、总投资200亿元的上汽宁德生产基地正式竣工投产。在上汽的战略布局中,宁德基地是继上海临港、南京浦口和河南郑州之后的第4个自主品牌乘用车基地。

论生产效率,宁德基地是集团内部的“佼佼者”:与传统生产线相比,宁德基地交付周期缩短了10%,生产效率提高了至少30%,产品产量则提高了50%。

“集中力量招引龙头”也许是宁德领导人根据宁德的自然地理条件作出的最优选择。

宁德地形以丘陵山地为主,平原十分有限。据2020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宁德城区面积仅107.5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仅44.6平方公里,两项指标均居福建城市末位。

稀缺的资源就应该用在价值最大化的龙头企业身上,因为企业越大越强,所带来的经济“正外部性”就越大。龙头企业是地方政府抓经济发展的“胜负手”,抓住一个龙头企业往往意味着抓住了一个产业集群,同时也抓住了就业、抓住了创新。

比如,在青拓集团的引领下,宁德不锈钢新材料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吸引了甬金、宏旺等上百家产业链企业抱团聚集,实现了从上游原材料冶炼到下游不锈钢加工贸易全链条贯通。

据官方统计,2019年宁德市不锈钢新材料产业规模以上企业14家,不锈钢粗钢产量465万吨,约占全国15.8%。今天,宁德福安湾坞半岛冶金新材料产业园已成为全国乃至世界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基地。

2018年,宁德不锈钢新材料产业实现产值1050亿元,成为当地首个千亿产业集群。

与之类似,2021年,依托宁德时代的强劲表现,宁德锂电新能源产业实现产值1580亿元,成为第二个千亿产业集群。

同年,宁德新能源汽车产业增长2.3倍,年产量达22.8万辆,本地配件体积占整车80%。

如今的宁德,拥有着锂电新能源、新能源汽车、不锈钢新材料和铜材料四大主导产业,在各自龙头企业(宁德时代、上汽、青拓、中铜)的引领下,四大产业已成长为两个千亿产值和两个200亿产值产业构成的产业集群。

2021年,宁德四大主导产业增加值增长59.1%,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78.3%,同比提高11.6个百分点,对全市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贡献率达107.7%,拉动全市规上工业增长约34.2个百分点。

依托四大主导产业,宁德的全社会研发投入也快速“逆袭”。“十三五”期间,宁德市R&D投入143.15亿元、年均增长31.14%,比全省平均(17.69%)水平高13.45%,投入强度(R&D占GDP比重)从“十二五”末的福建省第八位上升到第四位。

可以说,宁德的时代,靠的不仅仅是宁德时代,更是四大主导产业的齐头并进和同频共振。

尤为重要的是,宁德的四大主导产业并非泛泛发展,而是打造了一条“闭环产业链”,构建了一个“龙头引领有力、链条上下贯通、集群高效协同”的产业生态圈。

你看,宁德时代的正极材料供应商能在宁德当地将正极材料造出来,是因为能在家门口的青拓集团买到镍、钴等原材料。

中铜东南铜业生产的阴极铜,会被分别加工成销售给宁德时代的铜箔以及销售给上汽宁德基地的铜材料配件。

而宁德时代生产的动力电池可以直接运到上汽宁德基地,刚从卡车上卸下就能直接装到新车上。

一套闭环产业链串联了宁德四大主导产业,同时宁德政府还在引入更多产业链上中下游企业,将整条产业链做大做强,丰富完善产业生态圈。

例如,2019年宁德引进格林美建设了一条能够实现对报废汽车、废动力电池、废旧金属回收利用的生产线。

格林美可以从上汽宁德基地回收动力电池,又从中提取材料,再出售给为宁德时代供应正极材料的供应商。

如果说,宁德时代是宁德的“手气好”,那么“集中力量招引龙头”的发展战略、构筑四大主导产业的产业生态圈,则是宁德当地领导人的“棋高一着”。对于一开始并没有一手好牌的宁德来说,它充分用活了那张王炸,从而扭转了整个牌面。

对于宁德在两大经济强市夹缝中“不认命”地顽强崛起,我们外地人也许是通过冷冰冰的数字后知后觉,但是作为近邻的浙江温州,早已开启了学习之旅。

早在2019年,温州市政代表团就曾组团访问宁德。《温州日报》在随后发表的评论员文章中称,宁德“这个温州的近邻”,“区位、空间、基础条件无明显优势”,但“招大育强的魄力和成效令人油然生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之感”。文章认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面对宁德,温州需要“敞开胸怀,虚心学习、用心交流、诚心合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沿海洼地”到“发展高地”,宁德的逆袭赶超之路能给经济发达的温州以启示,我想,全国各地更多的城市都可以认真取取经吧。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friends@chinamoments.org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