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宁德蕉城区公车平台转运司机坚守转运一线,两年多未归家

2022-09-10 17:41:03 569

摘要: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一辆车,一个人,一袋面包和几瓶水,便构成了福建宁德蕉城区公车平台转运司机八小时的“家”。4月12日上午的高速路口上,蕉城区公车平台的转运司机乐凤安正靠在座位上休息。由于睡眠浅,一有人走近他便醒了过来。...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一辆车,一个人,一袋面包和几瓶水,便构成了福建宁德蕉城区公车平台转运司机八小时的“家”。4月12日上午的高速路口上,蕉城区公车平台的转运司机乐凤安正靠在座位上休息。由于睡眠浅,一有人走近他便醒了过来。

“最近转运次数多吗?一天要跑多少趟?”当被问到最近的高速路口的转运情况时,他表示最近由于交通管制,高速路口的转运需求有了一定的下降,但是市区内的转运需求依旧十分庞大。

“我记忆最深的一次转运经历是在今年4月2日晚上八点多,那时我刚执行完厦门到宁德的长途转运任务,回到宁德的住所,便接到了平台的指令,让我去高速路口配合有关部门将密接、次密接人员转运至医学观察隔离点。我想这么急的任务,我一定要尽早,于是我快速穿上防护服,在10点前赶到了高速路口,开始转运密接、次密接人员,至于走了几趟我已经记不得了,一直工作到次日上午九点多,20多个小时几乎没合过眼,后来有新的同事换班,我就去休息了。”那次经历让乐师傅记忆犹新。

乐师傅的防护服被汗水浸透,用手捏了捏衣服,瞬间水便冒了出来。

“这算个啥!中午最热的时候我把鞋子脱掉,里面的水可以直接倒出来。”乐师傅笑了笑,并表示在高速路口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这种情况。

此外,乐师傅说,除了转运人员的工作,他有时也会充当一下志愿者,帮助高速路口的执勤人员检查进出人员的相关证件,保障车辆安全。

“应该的,毕竟闲着也是闲着,能多帮一点是一点,只要能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多跑几步路也没什么,我也很开心。”乐师傅正说着,忽然接到了高速路口的指示,需要对人员进行转运。他快速地整理了一下衣物,便投入工作。

转运司机犹如一个个士兵,冲锋抗疫的第一线,昼夜不息,24小时待命。而他们背后也有着一群执着的“调度员”,为确保转运高效快捷,人员安全无碍,他们时刻奋斗,经常工作到深夜。

“一定要规划好路线,确保我们的转运速度尽可能快,同时一定要保障司机的安全!”蕉城区公车平台调度室中,环三兴港集团副总经理蔡锡英正带领几名工作人员在大屏幕前查看平台车辆转运情况,研究如何转运密接、次密接人员。

蕉城区公车平台负责人孙作清表示,目前公司根据蕉城区疫情管控的四个模块设置了四个专班组,分别是境外输入人员转运疫情外事组、境内输入人员转运交通检疫组、疾控中心车辆保障组、接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在宁德南高速口、宁德汽车城、宁德八都铜镜口驻点对上海等高风险区域进入宁德的人员进行转运。

“主要对接转运上金贝医学观察隔离点等五个隔离点的涉疫人员。原先我们在宁德南、宁德汽车城、宁德八都铜镜高速口安排车队10班次24小时值班,并长期驻守10名驾驶员,目前正在调整车辆安排。同时为提高运力,蕉城区公车平台还与宁德市蕉城区新导航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宁德市川源旅游汽车公司、宁德市吉祥车服务有限公司合作,增加转运人员和车次,全面强化运力。”孙作清总经理说道。

“加班是常态,疫情防控我们也有责任,想到这点,疲劳一扫而光,只要能为防疫做贡献就打心眼里开心。”当被问到为了做好转运登记工作不得不加班时,蕉城区公车平台办公人员小彭这样回答。

昼有昼的“战场”,夜有夜“搏杀”,转运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昼夜接替,没有一刻停息。凌晨两点,蕉城区公车平台转运司机王师傅的车辆依然在宁德动车站,等待转运涉疫人员。

“你有多久没回家了?家里人怪你吗?”“两年多了,我一直住在医学观察隔离点的工作人员住宿区,往返于隔离点和转运点之间,不曾踏足家中一步,家里人还是支持我的,毕竟是为了防疫的需求,我日常会一周打一两次视频或者语言电话和家里人聊天,忙的时候可能就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打一次这样。”王师傅说。

“有没有遗憾呢?”“还是有的,两年多没陪小孩过生日了,等疫情结束,我一定要买他最想要的礼物,陪他过生日。”提及遗憾的事情,王师傅思考了很久。当他准备去接涉疫人员前,他苦笑着说道。

来不及作别,王师便匆匆走进动车站里,而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即将开始。(褚子强)

(图文由蕉城区融媒体中心提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