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古田:千年临水情之《莪洋往事》

2022-09-11 21:41:52 623

摘要:千年临水,千年相依我的血液流淌着你的清碧千年临水,千里相系隔山隔海我也与你共呼吸发源于福建西北部的闽江,流经高山峡谷,在古田县的莪洋境内(今水口镇)拐了一个弯,开启了奔向省会福州的最后行程。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时间里,在交通还不发达的情况下,古...

千年临水,千年相依

我的血液

流淌着你的清碧

千年临水,千里相系

隔山隔海

我也与你共呼吸


发源于福建西北部的闽江,流经高山峡谷,在古田县的莪洋境内(今水口镇)拐了一个弯,开启了奔向省会福州的最后行程。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时间里,在交通还不发达的情况下,古田人民就充分享受着闽江带给他们的便利,也孕育了多姿多彩的闽江“口”文化。闽江两岸遍布着以“口”字相称的地名,位于古田的就有:三都口、谷口、湾口、水口等。

凭借着水道,古田境内的商品流通更加便捷迅速。据社会学名著《金翼》描述,早在清末民国初,蒸汽汽船的引进就深刻影响了镇上人们的生活。

“以前,帆船顺流而下,从谷口到福州至少需要三至四天,回程逆流而上需要整整一周。现在,汽船无论往返,单程只需要一天。新技术缩短了交通的时间,也意味着商业信息能更快地传播。”

——林耀华 《金翼》第十三章


《古田县志》主编 林兴华:“清末,闽江上出现了以蒸汽为动力的汽轮。这种新型交通工具的出现,使得逆水而行变得轻松,谷口也由此形成了古田重要的码头。后来随着古谷公路的开通,使得汽轮、汽车这两种水、陆运输工具得到有效的结合,谷口位置的重要性很快就超过了水口。

1935年,总长36公里的古田至谷口公路开通,这是古田县最早的一条公路,对当时的物资运送起到了关键作用。水、陆交通带来的便利,让这座只有近千人口的江岸小村迅速发展起来。在旧时,谷口村的一块巨石上,曾刻有“谷口春风”,反映了当年谷口的繁荣。从1935年到1970年,这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谷口逐渐成为一个下辖包括水口在内的重镇。

1956年,福建省兴建第二条铁路干线——外福铁路,新的交通工具再次改变了当地的发展格局,一个叫做“莪洋”的小自然村,受益最大,并因此而崛起。


古田县原莪洋镇库区办主任 刘超群:“莪洋原来是一个不足10户人家的一个小村庄,非常小的村庄,就是因为58年建设外福铁路(莪洋段),情况又来一个变化,怎么变化?因为铁路站不建在谷口而建在莪洋,在莪洋的设了一个莪洋火车站,就是古田县的县级站,谷口是随着公路兴,它(莪洋)是随着铁路兴起来。谷口的老住民来这里工作方便,慢慢他们也搬下来。


外福铁路也称“来福铁路”,全长186千米,1959年12月全线营运通车。从南平至福州,沿途设立多个站点,其中,在距谷口下游二公里处的莪洋设站,建成了闽东历史上第一个县级火车站——莪洋火车站,该站年货物吞吐量14万吨、年客流量15万人次。至此,莪洋成为水路、铁路、公路三通枢纽之地,古田成为闽东第一个有铁路的县。在2009年宁德通高铁前的近半个世纪里,莪洋成为闽东唯一通铁路的乡镇。而铁路的交通优势,也使莪洋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1970年,谷口的公社驻地迁至莪洋,1984年改设莪洋镇。


中共古田县原莪洋镇党委书记 陈家莪:“曾经当地的老百姓就说一句说,谷口春风、莪洋秋水,后来火车站也设在莪洋,水运的码头也在莪洋,物资仓库,也是在莪洋,所以谷口就因为这个情况改变了。有谷口(百姓)就迁到莪洋去,就成了莪洋镇,搬下来以后过了几年,莪洋兴起来,变成莪洋春风,谷口变秋水。

从莪洋火车站建成,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到1990年库区移民搬迁前,莪洋镇区人口巳超五千人。莪洋火车站也从四级小站,跃升库区唯一的三级站。这时的谷口反倒成为莪洋辖下的一个自然村。

莪洋镇地处古田县西南,南临闽江,北依群山。东西长约3公里,南北水平宽度平均不足300米,形成二头窄、中间宽的橄榄形区域。外福铁路莪洋火车站,沿山脚由西向东,贯穿镇区。


古田县原莪洋镇库区办主任 刘超群:“它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不合乎逻辑的特点,就是人见人奇怪。为什么? 一条铁路穿镇而过,整个镇区没有一条像样街道,就一条铁路、一条公路,公路成为街道。为什么?因为它先建公路铁路,镇区建筑物都是后期建的。当时莪洋的铁路边、公路边、沿线几乎都堆满了各种等待出口的土产品、农副产品,比如说林产品、水产品这些东西,外地来的,从福州、南平各地来的生活物资,也都堆积如山,等待转运到古田、周宁、屏南, 所以说早期没有统一规划,只能是这样子。


“一业兴,百业旺。”借助铁路的交通优势,成就了莪洋的百业兴旺。各类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通用机械厂、木材加工厂、酿酒厂等工厂纷纷创办,镇域经济十分繁荣。古田、周宁、屏南等县也都在莪洋设立了转运站,提高货物的转运效率。

这张莪洋搬运站旧图折射出了当年小镇的繁荣,作为当时宁德唯一的一段铁路,各种物资从外地由火车运输至莪洋后,再改由汽车转运到县城。全县的土特产多数也是靠莪洋的铁路、水路转运到全国各地。


古田县黄田镇搬运公司经理 陈由钟:“搬运公司在莪洋时叫莪洋搬运站,在莪洋老镇区最中心地带铁路边。搬运站在莪洋算最大企业,装卸工人就有五六百人。我父亲是原莪洋搬运站工人,我从小一家人跟随父亲租住搬运站隔壁,1986年顶替父亲到搬运站当搬运工。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福建省兴建水口水电站,电站库区淹没涉及多个县市。为了支持国家重点项目建设,莪洋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镇区被淹。


古田县黄田镇搬运公司经理 陈由钟:“记得水库开始蓄水到莪洋老镇区被淹没可能有两三天时间,当时我们都很年轻,一大帮人跑到莪洋去看,看那个江水一浪一浪,淹没莪洋、搬运站、搬运站大礼堂,我们一个个心里确实很难受,眼圈都红了,牵着的手,不知不觉越抓越紧,在这里出生长大工作,我们父辈都是搬运工人,这里有我们太多的记忆。

如今,搬运站旧址等地势较低的建筑群都已被淹没,只有那些在库区淹没线以上的部分建筑物得以幸存。


中共古田县黄田镇江滨街道党支部书记 卫元清:“这条水泥路就是原莪洋镇的主街道,延伸到(水)底下,底下很多企业,还有居民区,都在水底下。很多很多现在都被水淹没了。

陈苾是黄田小学的一名老师,搬到黄田后,依然对故居念念不忘。


古田县黄田小学老师 陈苾:“这座楼是古田通用机械厂的职工宿舍楼。当时有5层楼高,后面由于搬迁将楼拆了,只剩下一层。我当时就在这个楼里面住的,也在这边长大了,住在当时的4楼,这边是原来古田通用厂的打铁车间,后面有装配车间和机械车间。


旧建筑有的荒废,有的被重新利用起来,莪洋旧村小学就是其中一个。


古田县黄田小学老师 陈苾:“这是莪洋镇政府的旧址,这边是莪洋政府的办公楼,这边是宿舍楼。90年代初,在镇址迁往黄田后,这里改成了莪洋小学,我曾经在这里担任过校长,后面由于学生减少,学校就撤销了。


莪洋会场,是旧莪洋最大的公共活动场所,现在虽然已荒废,却依稀可感受到当年的热闹与辉煌。


古田县黄田小学老师 陈苾:“这是当时莪洋的会场,小时候在这里看电影的,看戏剧的,六一节的时候在这里表演节目。


在那娱乐项目匮乏的年代,会场也成为最主要的娱乐场所,通过电影放映,人们从斑驳的光影中找到了精神慰藉,成为温馨而甜蜜的回忆。

蓦然回首,恍若昨天。纯真的记忆,泛黄的照片,忆前情往事,最念师恩,难舍校园!古田八中的旧址同样吸引着不少的校友来此怀旧。


古田八中原校长 金育新:“对面就是我们古田八中的旧校址,下面是操场。在树后面隐隐约约的就是我们教学楼跟宿舍楼。这边这栋我后面的这栋就是旧教学楼,高峰的时期,可以容纳上千名学生。


时光荏苒,已过三十年,昔日热闹的教学楼,如今却已人去楼空,物是人非,徒留一份沧桑。

位于教学楼前的操场,尽管空间有限,却是学生们放松心情的好去处,每到课余活动时间,有的打篮球,有的翻双杠…...

时过境迁,热闹不再。几棵银杏树将金黄的落叶撒在绿色的地面上,格外耀眼,树枝上还颤抖着一些叶子,依然顽强地燃烧着自己最后的生命。

这条遍布青苔的走道依稀还记得当年学子们意气风发地从它身上走过,打开心灵,历史犹如一张老唱片,融融的暖意带着深情的问候,旋律优美沉醉娓娓道来。

这里毕业的学生遍布黄田和水口两镇,这里成为两镇人民共同的回忆。


古田县原莪洋镇库区办主任 刘超群:“因为莪洋镇的整个镇85%是属于库区移民搬迁,工作量太大。所以说当时在搬迁前夕,库区移民开始的1987年,就把莪洋一分为二,下半区水口片区的8个村居划分给水口,单独成立水口镇政府,以便减轻移民搬迁和复建工作的压力,闽江上游片区的18个村居,另外组成的莪洋镇,89年以后移民搬迁到黄田,又改名为黄田镇。


随着库区移民的搬迁,向山进军,入水发展,成为移民群众发展生产的主攻方向。库区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种植马蹄笋成为黄田镇移民群众的特色产业,而库区水口镇的群众则发展脐橙种植和淡水养殖。


古田县原莪洋镇库区办主任 刘超群:“笋类、水果以及闽江活鱼呀这些农副产品容易坏,它的保质期比较短,需要比较灵活的运输方式,铁路运输未必适合。我们这边亲历了谷口和莪洋兴衰的人,对交通的变化非常敏感,随着古谷水公路的修建完毕,让当地萌生了在闽江修建一座大桥想法,跟福州对接上。当时水口镇的干部,可以说是‘硬着头皮喊建桥,求着声音讨架桥,跑着双腿梦有桥。’


为了改善古田南部周边的交通条件,水口电站竣工不久,古田县建起了水口闽江大桥,贯通了电站库区南北的道路交通,也大大缩短了当地与省会福州之间的距离。


中共古田县水口镇原党委书记 汪松桐:“这个桥的建成,结束了我们宁德地区在闽江段没有跨江大桥的历史,对古田,宁德乃至闽东北地区的经济发展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从水路到公路,从公路到铁路,再从高速到高铁,时代的日新月异,让莪洋人民的生活不断地发生变化,也让人们看到了更远的风景。而当人们一次次地回望,发现无论人在哪里,精神故土永远都在心里。过往不恋,当下不负,谷口、莪洋以及水口、黄田镇的人们一路告别、移居,一路砥砺前行,在不断的生命更迭中,迎来新的希望。


来源:宁德电视台、古田发布

4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